↑ 收起筛选 ↑
《御赐小仵作》第21集:一句台词拔高立意 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2021-05-18

  原标题:《御赐小仵作》第21集:一句台词拔高立意 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御赐小仵作》第21集,小金鱼小锦鲤兄弟终于带着众人找到驸马尸骸。

 

  萧瑾瑜说“他在等玉面判官”。

 

  这句话一出,剧作有了核、故事有了魂。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一,下饭剧之外的一笔诉求。

  如果说此前剧作展示出的仅仅是下饭剧的普通品相,那么驸马葬身泥潭等玉面判官这一幕,则补齐了娱乐产品走向价值传导载体的核心一笔。

  故事对玉面判官的书写,前后期大概可以粗略分成叙事功能、角色塑造、价值传递三个部分。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先说叙事功能部分,玉面判官作为线索出现,承担叙述和伏笔功能。

  这个部分非常普通、甚至有败笔嫌疑。

  起初玉面判官这个称谓,出现在女主角的记忆和对男主的误读里。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女主时时刻刻记着巫医大叔说的玉面判官的故事,动不动就扒男主衣服“你就是玉面判官”吧。

  在对方有理有据多次否认之后,依旧坚信这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人就是自己六岁起就开始听说的玉面判官。

  大概是生怕观众记不住玉面判官,也或者是出于为男女主增加肢体接触互动戏份的考虑,安排女主分不清“王爷并非玉面判官”并反复拉扯,这一写法其实很有失度嫌弃,“把天真写成智障”。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再说对角色理念的塑造。

  剧作对玉面判官真实身份的揭秘,是男主参透了那是他父亲的理想。

  玉面判官不是真实存在的某个人,而是一种清明理想美好愿景的化身。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这比“玉面判官就是他爹”或者就是男二他爹女主他生父等任何一种实指化的设定,都显得更高明。

  这是巫医大叔、小金鱼、楚楚共同的愿景,同时也让这些角色都更有弧光。

  而终极一笔则是沼泽边的“他在等玉面判官”。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宁可牺牲自己的悲情、信仰的力量,瞬间将故事从探案小甜剧的格局里拔了起来、跃升好几级。

  从驸马将愿景写在玉面判官的故事里、讲给楚楚听,到楚楚带着他儿子找到在泥潭中他的尸身,这是一个完整的“他在等玉面判官”的闭环。

《御赐小仵作》:一句台词拔高立意,但整体依旧不过如此

  故事的情绪冲击力比不上《沉默的真相》长夜难明以身为灯绞杀自己求正义;

  故事里忠臣被污蔑为叛军的情绪渗透力、也比不上《琅琊榜》七万忠魂埋骨梅岭梅长苏“似乎每一步每一句都吐着血”的质感;

  但这“他在等玉面判官”依旧很重要。

延伸阅读:

虞书欣林小宅海边看日出 谁看了不说一句绝绝子!

《御赐小仵作》结局全程高能大!薛汝成不是昌王 但皇帝大概是

黑马剧《御赐小仵作》大结局这几个剧情细节让人很不舒服 疑问

《御赐小仵作》楚瑜CP终成眷属 楚楚和王爷的婚礼3大反转让人意

《御赐小仵作》萧瑾瑜和楚楚大婚现场层层反转 全剧没有接吻牵

《御赐小仵作》大结局仍有疑点待解:萧瑾瑜身份,昌王的蜡烛

《遇龙》龙王尉迟龙炎是真的花心吗 为何被雪阡寻一句话道破?

御赐小仵作:西平公主一胎双子藏有秘密 看了画像明白,萧瑾璃

《御赐小仵作》结局超带感!小金鱼和薛汝成斗法 媳妇儿和自己

《遇龙》一句“我们就当从未相识过” 藏着龙王对流萤的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