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起筛选 ↑
《小舍得》将小升初”难题搬上屏幕 曝光了当代孩子最难以承受的痛
2021-04-21

  原标题:《小舍得》将小升初”难题搬上屏幕  曝光了当代孩子最难以承受的痛

  继《小别离》《小欢喜》之后,《小舍得》又火了。

  《小别离》讲的是青春期孩子的升学问题,《小欢喜》讲的是高考家庭的故事,《小舍得》又把“小升初”的难题搬上了屏幕。

处处扎心的《小舍得》,曝光了当代孩子最难以承受的痛


 

  相比前面两部剧,《小舍得》引发了家长更强烈的心理共鸣。“焦虑”和“内卷”是提到这部剧时,大家说得最多的词。

 

  《小舍得》看得人真的好焦虑,小学生内卷太厉害了。

 

  《小舍得》确实还蛮真实的,尤其是背圆周率这段,这也反映出了家长的焦虑,看剧的人都觉得很窒息。

 

  一个孩子还没上幼儿园的妈妈,《小舍得》 看焦虑了。

 

  剧中蒋欣饰演的田雨岚笃信“鸡娃教育”,对儿子颜子悠的要求就是:能当第一绝不当第二。

 

  所以当子悠考了第四以后,她觉得天都塌了。她拿着去办公室找各科老师,最终确定是数学试卷最后两道大题的“锅”。

 

  当她得知教数学的钟老师在外办辅导班后,就武断地将孩子考不好的原因归结为老师故意出难题,好逼着孩子们报自己的辅导班。

 

  于是她跟别的家长搞串联,给学校投诉,向教育局举报,最终逼着学校辞退了钟老师,然而钟老师办辅导班的目的,只是为了让班里的学生有机会冲击更好的学校。

 

  最让观众反感的是,钟老师离开学校后,进入权威辅导机构的 班教数学,田雨岚为了让子悠进 班,不惜拉关系,走后门,送贿赂,最后挤掉其他孩子的名额,把自己的孩子送了进去。

 

  当她听说上名校需要综合素质之后,又将目标瞄准了班干部名额。子悠明明不喜欢当班干部,她却给孩子写好演讲稿,逼迫孩子背下来,最后竞选上了副班长。

 

  她对孩子学习的极端关注体现在方方面面:

 

  她不让子悠吃水果,因为水果糖分太高了,会导致肥胖,影响智力发育。
 

处处扎心的《小舍得》,曝光了当代孩子最难以承受的痛

  她在饭桌上把子悠叫起来,给外公背2000位数的圆周率。

处处扎心的《小舍得》,曝光了当代孩子最难以承受的痛


 

  儿子的学习几乎是她生活中 关注的事情,也是她虚荣心的 来源。

 

  身为父母,也许我们能够理解田雨岚的拳拳之心,但她的儿子子悠,内心却积攒了太多的不满。

 

  在一次主题为“请你夸夸我”的家长会上,他将自己的不满当中发泄出来:

 

  “我妈妈爱的不是我,而是考满分的我。”

 

  01

 

  兰海曾经说过:分数,是我们心魔的“替死鬼”。

 

  分数本来是验证孩子知识点掌握程度及在校情况的一个标准。

 

  父母和老师的职责应该是:通过分数了解孩子的在校表现,并帮助他们得到提高,而不是把分数当做攀比的手段,或者对孩子进行比较的工具。

 

  在逼着孩子学学学的时候,父母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我都是为了你好。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很多家长不敢承认,他们希望孩子成绩好,很大程度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面子”:

 

  某某的孩子这次考了第一名,你怎么就考了这么点分?

 

  来,给叔叔阿姨背个圆周率,这孩子就记性好点,随我。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孩子,别是抱错了吧!
 

处处扎心的《小舍得》,曝光了当代孩子最难以承受的痛


 

  父母对孩子分数的过于关注,会让孩子认为:父母的爱是有条件的。

 

  我学习好,才值得被爱;

 

  我考得差了,就没有被爱的价值了。

 

  我们曾经收到一个特别揪心的留言,留言的是个中学生,她写道:

 

延伸阅读:

小舍得赵娜为什么叫长公主 一起来看看

《小舍得》:贤惠老小三虽然“绿茶” 但是南家的问题,根源还

《小舍得》南叔把名额给子悠 不全因为蔡菊英吹偏风,他有自己

《小舍得》南俪黑化变焦虑,只因夏君山姿态卑微 女强男弱的婚

《小舍得》激进的田雨岚其实是个“可怜人”原生家庭的坎只能

小舍得:看见南俪和夏君山吵架 才明白“老谋深算”的南建龙确

《小舍得》大结局圆满收尾:四个孩子重获快乐童年 人成“大赢

小舍得:南俪一句话把欢欢逼成另一个子悠 不仅离家出走还有了

《小舍得》大结局:子悠翰林落榜,米桃命运逆转 才艺出众的欢

小舍得:总觉得该被“更高一等”对待的田雨岚:有些穷人 真该